端科技您的位置:首页 > 快讯 >

爱回收的以慢为快

九月初秋,创始人陈雪峰拉上爱回收所有高管去四川的四姑娘山走了一遭。

三天时间,30名出发队员克服高原反应,25名到达海拔4370米的大本营,13名登顶海拔5025米的四姑娘大峰。

这样的场景在三年前也有过一次,“既当年横穿库布齐沙漠之后,又兑现了登雪山的承诺。”陈雪峰回忆说,高海拔登山,每一步都很苦很累,创业也是如此。

过去的十年,在二手回收这个并不性感的赛道,爱回收走的不疾不徐。独特的控货逻辑、高效的供应链和技术驱动,是它用十年时间构筑起的护城河。

9月22日,爱回收宣布完成超1亿美元E+轮融资,由京东集团和国泰君安国际联合领投,上海国和投资、清新资本、京东物流产业基金汇禾资本、毅峰资本参与跟投。泰合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与此同时,集团品牌由爱回收升级为“万物新生”,完成从专注手机回收的消费互联网,转型为深入产业链的产业互联网公司。

至此,继2019年6月与京东拍拍完成合并后,万物新生集团的新版图已经明晰:C2B+B2B+B2C的全产业链闭环,旗下业务线包括:C2B业务“爱回收”、B2B业务“拍机堂”、B2C业务“拍拍”、海外业务“AHS DEVICE”和城市绿色产业链业务“爱分类·爱回收”。

用陈雪峰的话说,过去的十年“不扎堆不赶风口,做不被关注却有价值的事”,下一个十年,他瞄准的是百亿美金的机会,他要做的是,让这门“不性感的生意”性感起来。

很显然,再度出发的“万物新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逆行”的勇气

整个2月份,万物新生集团都沉浸在不乐观的气氛中。

突如其来的疫情席卷了整个实体产业,大批的厂房关闭、店铺歇业,万物新生曾经大举投入搭建起的供应链基础设施,也未能逃过疫情的冲击。

但是,当大多数人陷入危难的时候,万物新生看到的却是暗藏的“机”。

“经济的系统性风险面前人人平等,但对于优秀的企业,却又是危中有机。”陈雪峰说,我们及时帮公司梳理业务预期、调整新版财务预算、分析成本和费用的优化点,最终梳理了不同场景下的疫情影响结果和预案,理出阶段性业务目标并及时迭代。

一系列的调整后,结果可谓惊喜:今年3月,与华为的一站换新合作首次落地;4月,业务量基本恢复到疫情前水平;5月,亏损收窄;6月,集团层面实现盈利。

看准时机,做艰难但正确的事情,是万物新生自创立那天起就秉持的执念。

早在2014年,爱回收曾遇到创业路上的第一次生死劫。“在当时,一家互联网公司要去开线下门店,是又脏又累又很蠢的事。”陈雪峰回忆,整整一年的融资都没有结果,ST被撕毁了两回。但他并未放弃。

硬扛到2015年7月,京东集团的首轮投资到位,此后一骑绝尘。之后的融资中,京东集团连续五次增资,并且成为关键的战略合作伙伴。例如双方合作推出的“一站换新”业务,无缝实现了以旧换新。

正是当年开店的决定,才有了日后的“万物新生”线上线下结合的新零售模型,以及延展到全产业链闭环。

就在9月22日的发布会上,万物新生晒出了最新的成绩单:目前,单日3C产品交易量超7万台。线下门店超过720家,且100%%盈利。

至此,万物新生坐稳二手3C行业的头把交椅。更关键的是,2020年的交易规模有望突破250亿元。

高起的护城河

今年6月的全面盈利,并非第一次。

早在2017年,公司实现全面盈利后,陈雪峰又做了一次惊人的决定:砸一亿美金投入第二条业务曲线——B2B拍机堂业务。

他给股东们的信中写道,B2B一定会成功,我们看到了百亿人民币的机会。他相信,这是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交易平台。

如今的拍机堂,兑现了这一承诺。目前,每天晚八点到凌晨四点,全国几万商家在拍机堂平台上通过竞拍的方式购买二手手机。平台的周转速度保持在两三天,业务规模高达百亿,佣金比例也从零佣金上涨到5%%。

京东集团副总裁、战略投资负责人胡宁峰评价说,“第二条曲线B2B不仅跑通了,而且某种意义上完全打开了这个行业的天花板,把一个自营的公司真正变成了平台公司。”

这还不是终点,在中国的特定环境下,B2B依然有巨大的需求和潜力未被挖掘和激活,而且能够与B2C业务发生更多的协同效应。

与拍机堂一起成长的,还有厚重的供应链能力的关键一环——自动化运营。

三年前的爱回收还是一家劳动密集型企业,如今的常州运营中心已经今非昔比。不到三年,万物新生搭建起了全球行业唯一的自动化检测流水线。从功能检测,到外观检测,到X光透视检测,到隐私数据清除,到入库存储,到出库打包,全流程都能做到自动化。

例如,针对二手3C产品非标准化的特点,爱回收自主研发了基于计算机视觉、针对手机细微划痕自动检测的“拍照盒子”系统,不超过50秒自动完成手机外观检测;针对硬件产品功能自动检测的“007”系统,利用声波分析算法、图像分析算法可以智能识别手机摄像头和听筒等部件的状态,2分钟内完成手机的功能质检。

“X-Ray”系统,不拆机即可查看手机内部部件是否有更换和拆修状况,高清度图像算法可以在2秒内发现手机的细小问题。

自动化流水线和机械立库的基础上,爱回收整条系统自动化率高达90%%以上,分拣失误率小于0.01%%, 手机质检精准度达99%%以上,人力减少40%%,分拣时长缩短3倍。正是在这套系统下,爱回收常州运营中心每天可处理24000台手机。

通过占据线上线下的新机销售场景,通过回收和以旧换新服务获得货源,爱回收已经搭建起深厚的供应链能力:

通过每天对数万台二手手机的质检定级,建立了一套质量和标准体系;基于大数据和算法引擎,构建起行业领先的定价能力;行业首创的全流程自动化检测流水线,持续降本增效;拍机堂构建的数万家活跃商家的销售渠道。

基于这些核心能力,业务从非标做到标准化,从质量混乱到质量有保证,从实物交易到数字交易,从线下市场到全场景服务,从低速周转到2-3天的极速周转。

陈雪峰坚信,质量、成本和效率是这个行业,是这个公司的核心壁垒,自动化运营是核心能力,也是未来的趋势。

MVP的杀手锏

外界不解,为何在这个时间继续融资?

陈雪峰对「蓝洞商业」说,在资本市场不好的时候,能融到钱说明这家公司有实力,我们也想向市场传达这个信号,万物新生的业务很扎实。

对于融资的用途,陈雪峰提到三个方向,加大B2C的投入比例,推进国际化,以及一体化平台的打通和融合,“总体来说就是,通过C2B和B2B积累的能力,把B2C的拳头打出去。”

构筑起C2B+B2B+B2C的全产业链闭环,是“万物新生”成为MVP玩家的杀手锏。

从前端看,配合京东和手机厂商的新机销售打造超700家线下门店,新机销售、旧机回收一站式完成;从后端看,建设自动化质检中心,加快周转,并掌握二手手机这种非标资产的定价权。

带来的结果是,前端供应链保证获客的效率和交付的体验,完成销售闭环;后端供应链保证成本的控制和货品及服务的质量,完成履约闭环。

下一阶段,把B2C业务“拍拍”从轻做重,从信息流切入到交易和服务端,是万物新生的新战略。

此外,B2C业务还承载了深挖下沉市场的任务,按照万物新生的规划,B2C可以触达更多有二手手机购买需求的下沉市场低收入人群,让其体验到拍拍的高品质二手手机、笔记本和平板电脑。

出海,承载了万物新生的另一个想象空间。

“以B2B为例,升级之后成为了一个全球的竞价平台,全球买家都可以在B2B平台上出价和竞价,在海外购买国内的二手手机。“陈雪峰介绍说,还会将手机自助回收机放在海外,目前在香港已经投放了几十台。

最终,万物新生想要实现的场景是,通过B2C的发展,拉动C2B的发展和B2B的发展,通过B2C的发展带动整个业务线的融合和打通,形成一体化的平台。

陈雪峰认为,一体化平台形成之后,C2B、B2B、B2C的业务线会越来越末端,不管是自营还是第三方,货源就是处理端,销售端分为to C的销售、中等等级的to B分销包括出海、低等级的环保处置。将来,各个业务线的界限会越来越模糊。

耗时十年,一次次打破天花板、走出舒适区,万物新生的商业模式实现了从C2B到B2B到B2C到国际化的四级跳跃。而其最核心的竞争力,就是多年积累下来的供应链能力。

谈及备受关注的IPO计划,陈雪峰回应称,IPO肯定水到渠成。“我们自己有一个基准线,爱回收不会为了IPO而IPO,不会迫于压力而流血上市,这是我们对业务的信心。一定要妥妥站在40、50亿美金的体量上才会考虑IPO。”

作为登山爱好者,陈雪峰常跟团队说“创业如登山”,在二手手机这个并不性感的赛道,“足够坚韧,才能耐得住寂寞。无所畏惧,才能在迷雾和未知中打开缺口找到出路。”

这位创业十年的老兵时刻提醒自己要有“位置感”。流水不争先,争的是滔滔不绝。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