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在知乎看过一个问题,有哪些看起来屄(bī)格很高的 App ,排名第一的回答给出了一整屏的素色(无彩色)App 。

 

这些 App 除了使用黑白图标之外,还有很多的共同点:

 

  • 克制:每日只更新有限的新内容,保证大多数用户都能浏览完。例如:Light 每日早晚分别推送七篇文章,开眼每日五个视频,平行世界每日限抽五张卡片。
  • 精致:在内容的选择上这些 App 显然是很慎重的,它们更倾向于艺术和人文的资讯,而较少出现具有舆论导向的热点和娱乐类的新闻。例如前阵子建筑师 Zaha Hadid 的逝世就上了它们的头条,而你几乎不会在上面见到「城管打人」、「医患关系紧张」、「明星恋情曝光」等字眼。
  • 别致:这些 App 通常都会选择比较另类的 UI 或者交互方式,它们都有别具一格的视觉效果,但它们也大都没法解决易用性的问题。例如:好奇心日报没有标签栏也没有侧边抽屉,而是用一个类似安卓 FAB 的圆形按钮来呈现导航,而且这个按钮还是放在左下角的;又如开眼,它的菜单是从上往下出现的;MONO 的标签栏则是直接用了 MONO 四个字母,让人看得云里雾里。

 

有些人叫这些 App 作「高屄格应用」,把 App 当玄学,就好像他们也喜欢把民谣当音乐品味,把宜家和 MUJI 当家居典范,他们把自己叫做文艺青年,豆瓣是他们的家。我不会说文青的不是,因为每个年轻人都想让自己看起来有品位、有格调,我们喜欢表达对于实事的看法,我们鄙视心灵鸡汤,但只要熬得好一点我们又会喝下。我们喜欢他人的热情拥抱,却又刻意装得高冷。我们鄙视现实,嘲笑它不懂内心有远大憧憬的人,却又转头看看这窄小的出租屋,苦笑一声,早点睡觉明天接着上班。

 

这些「围棋」App 面对的就是这样一群人,这样一群不甘现实却又只能屈服的人,他们恰好是围棋的两面,向往自由的白以及瞥视现实的黑。屄格并不是什么坏字眼,也非讽刺,在这里它是产品壁垒,越有新意就越难被埋没。显然,这些 App 的产品经理们比我更深谙此道,懂得怎么讨好这样一个群体。简单归纳一下就是:给其想象,还其本质。

 

Light

 

下载:iOSAndroid

神说,要有光,于是网易做了 Light(意为「光」)。网易是一家很有想象力的公司,之所以是「有想象力」,是因为网易的产品比不上腾讯,营销又比不上阿里,可是他们却又总能做出让你惊喜的东西。从云笔记到云音乐,从云课堂到 LOFTER,这些从来不是互联网热门领域的产品却都收获了不少口碑和赞誉,连手游「惊梦」、「花语月」这种令人惊艳但又赔钱都能做出来,网易的想象力还会涉及到哪些领域呢?

 

Light 这个应用跟它的名字一样很轻又很亮,同前面所说这些高屄格应用都是有隐隐的克制在里头的,每天早晚各七篇文章,不会再多,也无需更多了。文章没有特定的主题,如果非要给这些文章贴一个标签的话,我想「人文」不会更贴切了。

 

light

 

Light 的特点之一就是可以点亮文章中任意一张你喜欢的图片或一句话,同一个地方点亮的人多了它就真的亮了起来,由此可以看出大多数人所持的相同观点。每一篇文章在最后都可以进行表态,或喜欢或厌恶,只可惜这些表情大多数时候并不能代表你真正的态度。

 

可能是用户量不多,Light 于我个人的作用就是看看这个世界某个有趣的角落,少数人在点亮这个世界,极少人在议论它。它其实就是一个很冷清的应用,跟你我一样孤独。

 

LOFTER

 

下载:iPhoneiPadAndroid

 

LOFTER 是个很神奇的存在,就如同云音乐作为后生逐渐在音乐类软件站稳脚跟一样,LOFTER 在一个已经快被挖掘透的博客领域开辟出了一片新天地。它吸引了一大批艺术创作者在上面发表作品,摄影、绘画、设计等热门标签下都有非常可观的用户产出,这使它能迅速从竞品中脱颖而出,并拥有了鲜明的特点。

 

LOFTER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面是保持素色的,现在的网页版也能够看出,大量地使用黑白灰三色,在必要的图标上则使用饱和度较低的彩色,整个页面像一块块卡片组合而成,轻量简约。而在 App 内,前不久刚更新的版本换了一套 UI,启用新 Logo,也正式使用了墨绿色作为主题色。

 

lofter

 

这套新的 UI 中规中矩,没有大的亮点,但也不失其本性,只是在知乎上却被质疑得四脚朝天。用户的观点大致可以归纳为:LOFTER 变得平庸了,包括其采用的底部 tabs 标签都使它看起来与其他应用无异,连其采用「乐乎」的中文名也被拿来说事,也即是说在他们的认知中,LOFTER 没有以前的「屄格」了。我经常看到一些粉丝说害怕偶像红了、害怕自己喜欢的歌火了,进而自己就不小众,而像一个随从者。对一个产品的屄格追求大抵也是如此吧。

 

开眼

 

下载:iOSAndroid

 

开眼选择了一条令人惊喜的道路,在资讯应用遍地开花的时代,选择使用短视频作为信息的承载媒介,的确让人「开眼」了。短视频的流行就在于它足够短,闲暇时间非常容易打发,而当有一段稳定的长时间,人们一般也不会连续看好几个短视频,因为有概念有理念的短视频是比较难消化的,所以开眼把克制体现在了每日固定的五个视频量上了。

 

开眼

 

虽然开眼也不是第一个在短视频领域尝鲜的应用,但不同于秒拍、小咖秀这些泛娱乐的短视频应用,开眼在视频的选择与播放效果上都做到了「高屄格」。从美不胜收的风景片到探讨生活的纪录片,从颇具创意的视频广告到玩命破格的极限运动,开眼对于题材的选择看起来丰富多样,实质上它巧妙地用一个大圈把这些视频给囊括了,我很难给这个大圈贴上一个标签,它有着不接地气的幻想,同时又是于生活有启迪的思考,「屄格」只是一个形容,只因为我们找不到更恰当的表述词。

 

MONO

 

下载:iOSAndroid

 

屄格比较高的 App 似乎都喜欢起一个奇奇怪怪的中文名,LOFTER 中文名叫「乐乎」,而 MONO 中文名叫「猫弄」。老实说,猫弄从字眼上完全看不出是一个什么类型的应用,说是宠物教养应用也有些奇怪呢,何况这是一个富媒体资讯类应用。

 

MONO

 

MONO 从内容形式上看起来与韩寒的 ONE 没差,都是每日固定数量的视频、音乐、文章,它甚至可以做海报、做日签,形式的多样化、内容的丰富化也许都可以带来更长的用户使用时间和更高的用户留存率,数据我们看不到,但是个人使用反馈是可以知晓的。在韩寒宣布 ONE 发布 3.0 版并加入音乐和影评之后,其微博下的评论无不是在叹息 ONE 变了,以前的少量内容所带来的精致感已经不复存在,内容太多看不过来也是 App 的另一种罪。再次说到克制,这两个字是小众应用成功的关键,也极有可能是限制自身发展的主要因素,如何把克制做到人人喜欢是一大难题。

 

说回 MONO,也许为了提炼出自身的特色,MONO 的应用架构做到了令新用户一脸懵屄的程度,不知道懵屄算不算高屄格的一种。它同时使用了两种标签——顶部切换标签和底部 tabs 栏,这并不算一种错,毕竟谷歌在 Material Design 规范的修改稿中增加了一章,也是给出了上下两种标签同时出现的方案,但是 MONO 首页没有操作栏!顶部的标签是直接在状态栏底下的,这就造成了我无法认知上下两个栏的结构层级。底部切换标签也没有使用大家认知内的图标,而是简单粗暴地使用了 MONO 的四个字母,所以我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完全记不住这个应用的层级到底是如何划分的。

 

造成以上问题的源头应该就是 MONO 同时使用了安卓和 iOS 的控件风格,同样地,你可以在设置弹窗上看出来,这个弹窗很明显是安卓 Material Design 的风格,可是关闭按钮在底部,开关按钮的风格也是 iOS 的特点。MONO 任性了一次,可是对用户来说,如此高的学习成本如果没有等值的内容质量来换取的话,成为「围棋」中的弃子也是很正常的事。

 

围棋与 App

 

这篇小众应用探索文章之所以叫「围棋篇」,并不单单只是这些应用们的黑白视觉风格特性,而是我觉得似乎可以从这些应用的特性中找到与围棋对应的点,这似乎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围棋是一种很「单调」的棋类,只有两种颜色的棋子,每个棋子无论是外观还是功能上都毫无差别,没有象棋的「千军万马」,没有跳棋的斑斓色彩,它只是于变幻风云间静静地提子和落子。这其实就像小众应用们的常态,保持高格调静静躺在桌面上,等待用户打开它的时刻,不必取悦所有人,喜欢的终究会喜欢。然而这些依赖「气」生存的小众 App ,如何在这星罗棋布的 App 战场中生存至最后,都是一道难解的题,稍有不慎就会成为棋盘上的弃子。

 

注:本文由作者 Leroy 授权发布,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号设计之下(微信号:shejizhixia)